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烟台能治白癜风的偏方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8-01-18 15:53:49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烟台能治白癜风的偏方,定西白癜风医院,烟台白癜风能否治吗,龙口白癜风医院,上海根治白癜风的西医,杭锦后白癜风医院,江苏治白癜风的偏方

  本想借钱缓解资金链的紧张,无意间,你已经掉入另一个坑。

  

  电影中关于高利贷的情节。

  放贷者不会跟你讲仁义道德,他们口中最多的是欠债还钱。

  电影里那些被放贷者追杀的情节,只不过是为了展现戏剧冲突,真实的生活里,他们会明里暗里的“做扣儿”,你想得到法律的保护,很难,而失去更多的,则是尊严。

  放贷者

  翻脸比翻书还快

  讲述者:刘建超

  年龄:48岁

  高利贷公司老板

  坐标:辽宁省某二线城市

  我也是个放高利贷的,无论利息的高低,还是要债手段,很多都司空见惯,但最近新闻里报道的这种羞辱人的方式真是过分了。

  新闻里报的10分利,是很高的,一般借钱数额比较大的,都不会是这么高的利,借钱的人得有多大的利润率才能还得起?

  我的公司挂靠在一个小额贷款公司下面,最多借给别人七八十万。有熟人介绍、有抵押物的,3分利;没熟人、没抵押的,5分利。

  我知道这行的潜规则。行里默认的规矩是:约定还款日的中午12点还钱,晚还几秒钟你就违约了,得给你算新的利息。

  还不起钱?那对不起,利滚利。这个月(利息)5万,下个月就10万。高利贷这个词恐怖就在这。

  用我们这行的话讲,放高利贷的人,翻脸比翻书都快,你来借钱时,我们笑脸相迎,财神到啊。我们会去借贷者的家里、公司、仓库,表面上是走过场,暗地里,你的财产状况、社会关系早就摸个底儿掉。

  行里有句话:只要能交利息就不催债。我们在意的是利息,不是本金,本金不怕你不还,利息上别说晚一天,晚一小时都不行。

  一旦发现你还不起钱,通常我最多打两个电话,接下来就交给小弟们处理了。

  小弟们是高利贷公司养着的,供吃供喝,专门催债。一个电话就能摇来几十号人——他们在各个高利贷公司是互通的。

  谁也不愿意白养人,小弟们愿意接活儿,他们有出场费,我所在的城市,一般每人200元一天,开车的300到500,多了个油钱。另外就是看要的钱是死账活账,如果是死账,那就三七开,要到钱小弟们拿走三成。再细的更有讲究,动手的多少钱,不动手的多少钱,各家都不一样。不动手也够你受的,24小时骚扰,连洗澡都有人跟着。

  警察?我们不怕,要债的人跟警察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:咋的,你替他还钱啊?

  更大的坑在于,有些时候,放贷的人已经不在意利息了,他看重了你的房产,都提前把房屋买卖手续弄好了,只要你不还钱,房子顷刻间就不是你的了。

  我放了三年高利贷,很多时候,借钱的人都不是生活在最底层的贫困人群,穷人我们也不借给他。我们愿意借钱给那些生意人、开小买卖的。他们一般是资金周转不开,有的陷入三角债,指望借高利贷能走出一个坑,他们没意识到,借高利贷就站在了另一个坑的边缘。

  但社会现实就是这样,想从银行借贷很难,你想用钱来为你的公司续命,就只能敲高利贷的门。

  见过太多人因为高利贷东躲西藏,人不像人。我们当地有个女老板,身家千万,借了高利贷,豪宅和卡宴车都没了,她开的药店,收银台都是要账的人收钱。

  行里还有句话:除非跑得快,别借高利贷。

  几个月前我转行了,总觉得这行不光彩,说出自己的职业别人都拿不一样的眼光看着你。毕竟不是光明正大的事,人间正道是沧桑啊。

  催债者

  不还钱?把你扔河里

  讲述者:王致远

  年龄:27岁

  职业要债人

  坐标:湖南省某二线城市

  我十九岁开始要债,今年是第八个年头了。

  有几次打人打得太狠,进过拘留所,又被捞出来了。我现在主要是替高利贷公司要债,也有个人放贷,比如房地产老板、赌场老板。

  借钱的人也是形形色色,正经做生意的有,赌场输钱的也有。我要过最多的债是一千多万。

  正经做生意的来借钱,利息一般是月息,五分或者一角,就是借一百万,一个月的利息是五万或者十万。他们会抵上房子和车子,还不出来就拿这些抵债。

  赌债的利息就更高了,有的是日息,一万块,每天三百或者五百的利息。

  还债的日子到了,钱还没过来,高利贷公司老板先自己催,过了半个月,还没来,那就要找我们出马了。

  老板会写一个委托书,把这个债务委托给我们,把这个人的电话和地址告诉我们。

  我们收费也是很高的,一百万的债务,我们抽二十万。

  一般五个人一组,要债就要开始了。

  这有个循序渐进的过程。前两天就是跟着,你到哪儿我们到哪儿,你开车我们就上你的车。你回家我们就住你家里。

  过了两天,还不给钱,那就要上手段了。比如说不给你吃饭,不给你睡觉,你睡觉,我们就把你喊醒,但是不限制你的自由。

  再不给钱,那就要动手了。这里有讲究——打人肯定要打,但是不要用武器,刀啊棍啊肯定不行,只用手脚,这样不会有明显的伤口。不能把人手脚打断,不能打头,打头很容易出事。

  真把人打伤了,送去医院看一下,赔一点医药费就行了,也没多大事。

  还有别的方式,比如冬天给你套个游泳圈,弄根绳子,然后把你扔进河里,扔进去再扯回来,再扔进去,再扯回来。

  还有的人干脆就跑路了,你跑了但是你家里人还在啊,还有亲戚朋友,我们就去家里闹。也会威胁,比如说,小心你家孩子出门别被车撞了,别走在路上被人打了。我们也打过孩子。不自己动手,找那些更小的小混混。但是要打得稍微狠一点,要出点问题,流点血,这样他爸妈才会紧张。才会还钱。

  当然有人报警了,但是经济纠纷,警察一般不好出面,毕竟他们是欠了钱的。再说了,小地方,没有点关系怎么敢放贷。

  老板每次也叮嘱,尽量不要搞出事。但要是真搞出事了,他也会把我们弄出来。

  我有几次下手有点狠,把人打成了轻伤,就会被拘留十五天,再赔点钱,事情也就过了。

  我有个哥们儿下手比我更狠,把人的手脚打断了,这就没办法了,判了三四年,还没出来。

  在这道上混的,防卫过当啊,非法拘禁啊,这些我们都清楚得很。有时候警察也会说,不要搞出大事来了,不要限制别人的自由,不要搞非法拘禁。

  聊城这事儿啊,我们一般很少遇到女的欠债,要有呢,最多不让人吃饭,一直住她家,吃她的用她的,直到她还钱。但是不怎么打人,更没使过那种手段。毕竟是对一个长辈,这个太变态了。

  要债还是有些规矩,不能打死打残,更不能侮辱人。

  (应当事人要求,受访者为化名)

  媒体评刺死辱母者判无期:会遏制公民战胜邪恶勇气

  刑法上正当防卫的成立,将“防卫的紧迫性”作为核心要件,其要义在于两个方面:一是不法侵害正在进行;二是不得不制止侵害。从法院的认定看,恐怕还是认为防卫达不到“不得不为”的程度。问题在于,“没有人使用工具”,被告人及其母亲就没有现实危险吗?当“极端手段污辱”都已经出现,谁能预料,不法分子接下来还会采取什么更恶劣、更危险的侵权行径?

  法律规定“正当防卫”行为,目的是要鼓励公民采取必要措施与不法侵害作斗争,保护自身的合法权益,从而弥补公力救济之不足。在司法实践中,如果将“超过必要限度”的“门槛”抬高,施以无差别的“对待”,只会使公民抗争邪恶的勇气遭受遏制,从而与正当防卫的立法精神背道而驰。

  母亲欠债遭11人凌辱 儿子目睹后刺死1人被判无期

  辱骂、抽耳光、鞋子捂嘴,在11名催债人长达一小时的凌辱之后,杜志浩脱下裤子,用极端手段污辱苏银霞——当着苏银霞儿子于欢的面。

  匆匆赶来的民警未能阻止这场羞辱。情急之中,22岁的于欢摸出一把水果刀乱刺,致4人受伤。被刺中的杜志浩自行驾车就医,却因失血过多休克死亡。

  刺死辱母者案判决书:多人证实讨债者露出生殖器

  判决书中,一名叫刘付昌的证人证言:“我发现在苏总和于欢坐的沙发前面,有一个人面对她们两个,把裤子脱到臀部下面。我就拿着手机报警。”至于报警时他是否向警方描述过侮辱情节,判决书没有提及。

  田明介绍,杜志浩言语侮辱苏银霞以及脱裤子露生殖器的过程,在警察到来之前,已经完成。

  "刺死辱母者"案:法院未认定"正当防卫"值得商榷

  本案中的被害人还采取极端手段严重侮辱被告人母亲,肆意挑衅被告人于欢的心理承受极限,而报警之公力救济又未能解除自己和母亲被限制自由、被侮辱的状况,防卫的正当性就更不存问题。

  济南公安发文疑回应"辱母案"遭抨击 官方称正调查

  山东“辱母案”经媒体报道后,引发舆论广泛关注。刺死辱母者于欢一审被判无期徒刑,成为本案最大争议。 昨晚21:21,济南市公安局官方微博@济南公安 发布“情感归情感,法律归法律,这是正道!”,疑对聊城“辱母案”发酵后的舆论进行点评,但引来众多网友抨击。今晨,该官微再次发布“世事多奇葩,毛驴怼大巴。”等言论,疑似怒怼网友,但相关内容很快被删除。刚刚,济南市公安局工作人员告诉红星新闻,从昨晚开始就不断有人对官微进行投诉,“微博内容确实由管理者发布,目前已经展开调查,稍后会对网友作出解释。”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正确选择白癜风治疗方案